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Tsinghua University Joint Research Center for Chinese Economy 清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經濟聯合研究中心 - 張俊森:女性收入越高在婚姻市場越虧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Tsinghua University <br/>Joint Research Center for Chinese Economy 清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經濟聯合研究中心

新浪財經 ︳2016-12-03

http://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6-12-03/doc-ifxyiayr8953216.shtml

 

摘要: “第十六屆中國經濟學年會2016122-4日舉行。
新浪財經訊 123日至4日,由中國經濟學年會秘書處和華中科技大學聯合主辦、華中科技大學經濟學院和張培剛發展研究院承辦、張培剛發展經濟學研究基金會協辦的第十六屆中國經濟學年會將在武漢召開。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浙江大學、南開大學、廈門大學、中山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百餘所高校經濟學科負責人和經濟學者共700餘人將在兩天裡通過演講、論壇等形式聚焦經濟學學術前沿,剖析經濟學熱點問題,為中國經濟的改革和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香港中文大學偉倫經濟學講座教授,經濟系主任張俊森出席並演講。他從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了收入高低對於男女性別在婚姻市場的影響,依據參照依賴偏好解釋了高收入的女性為什麼會在這樣一個經濟動態當中反而會吃虧

以下為演講實錄:

我從加拿大回來以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工作了20多年,另外國內有很多大學跟我關係緊密,尤其是浙江大學,我在那裡是千人計畫落戶,所以我也一起感謝一下。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關於婚姻市場的一個問題。

這個題目是,在女性相對稀少的情況下,為什麼她們尋找配偶仍然那麼難?高收入女性,背後隱含的是高學歷女性,她們在婚姻市場上遇到了一定的難度,這不僅是中國的事情,在亞洲也是比較普遍的現象。在北美等其他國家曾經有過這種現象,但是他們的現象並沒有像我們現在這樣突出。

這裡有兩個意思:一是高收入女性尋找配偶非常難。第二個問題也許是一個更加奇怪的發現,當男人變得更加富有,或有更多男時,照理說對高收入女性是有好處的。但我們發現,當男性的性別比例越來越多時,或男的變得越來越富,高收入女性反而在某些方面受害了。

而根據貝克爾的理論,當性別比例對女性有利的話,那麼在婚姻市場或者在形成的家庭當中,她們都應該是受益的一方。今天跟大家分享的研究結果顯示不一定是這樣子的。

在文獻當中,有大量的研究大部分都是關注男性方面,這些研究基本上是說婚姻市場的競爭由於過多的男人,由於這個性別比例失調了,這個非常嚴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是不是男的競爭就更大了?這個答案是是的

這裡有很多性別比例失調對男性的挑戰,性別比例失調對企業家精神的研究。還有性別比例失調會發現男人會更加參與風險程度更多的經濟活動,包括犯罪。我們發現性別比例失調對犯罪率也有正的影響,其他方面也有很多文獻。這些文獻都是關於對男性的經濟結果的分析,都確定了貝克爾的結論,在這些性別失衡裡面,會對男性不利,對女性比較有利的結果。所以基本上文獻都沒有太大的關注女性這一方的經濟地位。

我們今天看到是對女性不利的,尤其是高收入女性不利的研究,有幾篇文章認為是偏好導致的結果,所有的結果都可以發現關於男性經濟結果的分析,都可以根據偏好。女的比較關注男性的收入,男的也知道女性關注這個現實的社會,如果不富有的話他們就會挺而走險,或者說你要存錢存得更多。這有可能是偏好驅動的。我們今天就是看一下偏好驅動能否解釋剛剛開始說的高收入的女性為什麼會在這樣一個經濟動態當中反而會吃虧

剛才說的偏好驅動的一些解釋,就是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男性不太關注女性的收入,男性可能更加關注女性的外貌和脾氣等等,但是女性非常關注男性的收入。在座的女性不要感覺不舒服,我們是從學術的角度來講的。這種不對稱的偏好在我們這個社會裡面是存在的。

這裡關鍵的介紹就是參照依賴偏好。通俗來說,當女性尋找配偶時,先要看看我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如果是一個博士,我找的男士就是一個博士,如果我是大學本科,我找的男性也要大學本科,如果我年收入20萬,我不能找一個男的年收入少於20萬。這就是參照依賴偏好

這在國際研究裡面有大量的文獻,在過去十年當中,發表在美國經濟評論一系列的文章是關於勞動供給的,他們發現計程車的勞動供給是反常的,他是往下的。也就是說工資越高時,勞動供給越少。所以很多人會很迷惑,為什麼計程車司機勞動供給的結果跟其他的勞動供給結果不一樣。後來他們研究發現,通過參照依賴偏好發現計程車司機過去一個月,每天掙到300塊錢就不幹了,如果掙到這個目標我就不幹,所以他有一個創造的東西。所以你說時收入越高,那麼他更快的達到這個目標,所以他更快的縮短勞動供給。美國勞動領域有很多這樣的文章,這樣的文章就形成了一個參照依賴偏好的研究團體。

回到婚姻市場,這兩個圖所展示的,旁邊這個是女性的圖,這就是有波動的,橫軸是男的收入,這幾個曲線分別代表不同經濟收入的女性。這個拐點意思是,一旦男的收入超過女性的收入時,這個女性在婚姻網站上的點擊率急劇上升,這兩個圖都是反映婚姻網站上不同的性別,對對方性別訪問率。這邊是男性的訪問圖,女性的收入在橫軸上,男性的反應是隨機的,是水準的。也就是說當男性點擊婚姻網站時,他不太關注女性的收入。而女性是有非常明顯拐點的,只有當男性收入超過女性的時候,這個點擊率才會大幅度上升。也就是說女性對收入高於她自己的男性群體感興趣,當然對其他群體也有,但是這個關注度非常低。

傳統上,女性尋找配偶,結婚以後就很可能生小孩,很可能退出這個勞動市場。她的機會成本是現有的收入,所以她現在要找的男性必須覆蓋她的收入。

比較驚奇的發現,在這樣一個RDP(參照依賴偏好)裡,我們發現高收入的女性可能會受到傷害,對她們是更不利的。當男性變得更加多,高收入的男性越來越多,或者高收入的男性變得更加富有,這些高收入的女性反而會受害,為什麼?照理說如果男性變得越來越富有,或者說更富有的男性越來越多的話,高收入的女性應該很高興。這個游泳池裡面的金魚變得多了,金魚的顏色越來越精了。這些高收入的女性應該是更高興,因為她們會收到更多的好處。

但是我們要考慮低收入的女性,比如說辦公室裡面的一批秘書,他們所針對的對象,也是所對應的群體,她吸引高學歷高收入的男性她並沒有競爭。當這些男性變得更加富有,更加優秀的時候,可能這些女性就會蠢蠢欲動,參與競爭。在男性越來越富有的時候,低收入的長得漂亮女性會參與競爭。

如果是低收入長得一般的女性,他們原來在競爭,她們現在反而會退出。高收入的女性是孜孜不倦追求高收入的男性。而低收入的女性她既可進也可退。她發現高收入男性時她也會進入競爭。如果她退回來的時候,低收入的男性就是她的備胎。大批低收入的女性參與競爭就會給高收入的女性造成衝擊,因為她們不但不能享受更多男性的好處,反而受到低收入女性進入婚姻市場的衝擊,而受到傷害,這就是我今天講的主要觀點。

當男人更多或者更富有時,第一個結果有更多的男性你可以喜歡。但同時第二個結果也就是更巧妙的結果,那有更多的女性會喜歡同樣的高富帥。男人是多了,那麼有100個這樣的人變成200個有錢人,選擇多了。但是由於100個變成200個的高富帥出現,有一批本來局限於低收入男性的女性,她們就進入到高收入男性的競爭,所以有更多的女性參加競爭。因為低收入女性群體是比較大的,所以她們會對高收入的女性造成極大的衝擊。

大家可能會問我們,你說的這個事情可能是一個均衡的概念嗎?我怎麼還是覺得挺奇怪的,為什麼男性越多,或者男性更加富有,高收入的女性怎麼會受到傷害,我至少會扯平。這是一個均衡概念嗎?還是你單方面異想天開的東西。

我們實證的結果就是看性別比例和男性收入這兩個變數,這兩個變數如何影響高收入女性婚姻市場的行為。所以我們要看的就是他在婚姻市場上的搜索強度。

給大家的圖像就是說,高收入的女性在這個過程當中,會非常競爭,因為他們不但沒有受益。我們在看最終她的付出有沒有回報。隨著性別比例失衡的加劇,或者男性越來越有錢,我們知道高收入女性她會更努力在婚姻市場上尋找配偶。所以我們現在看一下她們到底有沒有成功?所以我們看一下她結婚的概率,也就是她在搜尋網站上的行為。

這是我們普查的資料,高收入的女性她的回歸情況是什麼樣的?高收入女性婚姻的概率是減少的,隨著男性越來越多,或者性別比例對女性越來越有利的話。高收入女性結婚的概率反而是下降的,她們更加努力,但是她們並沒有成功。這是需要傳遞的資訊,這是我們的結果。這裡有高收入女性性別交叉,還有男性高收入與女性的交叉,不管是性別比例失衡的加劇,還是男性變得越來越錢,高收入女性的結婚率反而是下降的,她們更加努力了,反而她們沒有成功。

我們發現還是女性為主的,女性不願意找比她收入低的男的做配偶,這是主要原因。而不是男性不願意找女性收入比她高,因為這兩種偏好都可能導致這個結果,我們發現主要是女性有這樣強烈的原因,不願意找沒有她能幹的。

我總結一下,我們在這裡也是發現了參照依賴偏好,我們發現男的收入,還有每個男士隨著婚姻市場性格比例,以及男性變化逐步競爭的一個過程。高收入的女性非但沒有收益,反而對她更不好,因為低收入漂亮女性的進入,婚姻市場的結果更不好。她更加努力但是她並沒有成功。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一些事情,也是非常有道理的結果。

新浪財經 ︳2016-12-03

http://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6-12-03/doc-ifxyiayr8953216.shtml

 

摘要: “第十六屆中國經濟學年會2016122-4日舉行。
新浪財經訊 123日至4日,由中國經濟學年會秘書處和華中科技大學聯合主辦、華中科技大學經濟學院和張培剛發展研究院承辦、張培剛發展經濟學研究基金會協辦的第十六屆中國經濟學年會將在武漢召開。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浙江大學、南開大學、廈門大學、中山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百餘所高校經濟學科負責人和經濟學者共700餘人將在兩天裡通過演講、論壇等形式聚焦經濟學學術前沿,剖析經濟學熱點問題,為中國經濟的改革和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香港中文大學偉倫經濟學講座教授,經濟系主任張俊森出席並演講。他從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了收入高低對於男女性別在婚姻市場的影響,依據參照依賴偏好解釋了高收入的女性為什麼會在這樣一個經濟動態當中反而會吃虧

以下為演講實錄:

我從加拿大回來以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工作了20多年,另外國內有很多大學跟我關係緊密,尤其是浙江大學,我在那裡是千人計畫落戶,所以我也一起感謝一下。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關於婚姻市場的一個問題。

這個題目是,在女性相對稀少的情況下,為什麼她們尋找配偶仍然那麼難?高收入女性,背後隱含的是高學歷女性,她們在婚姻市場上遇到了一定的難度,這不僅是中國的事情,在亞洲也是比較普遍的現象。在北美等其他國家曾經有過這種現象,但是他們的現象並沒有像我們現在這樣突出。

這裡有兩個意思:一是高收入女性尋找配偶非常難。第二個問題也許是一個更加奇怪的發現,當男人變得更加富有,或有更多男時,照理說對高收入女性是有好處的。但我們發現,當男性的性別比例越來越多時,或男的變得越來越富,高收入女性反而在某些方面受害了。

而根據貝克爾的理論,當性別比例對女性有利的話,那麼在婚姻市場或者在形成的家庭當中,她們都應該是受益的一方。今天跟大家分享的研究結果顯示不一定是這樣子的。

在文獻當中,有大量的研究大部分都是關注男性方面,這些研究基本上是說婚姻市場的競爭由於過多的男人,由於這個性別比例失調了,這個非常嚴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是不是男的競爭就更大了?這個答案是是的

這裡有很多性別比例失調對男性的挑戰,性別比例失調對企業家精神的研究。還有性別比例失調會發現男人會更加參與風險程度更多的經濟活動,包括犯罪。我們發現性別比例失調對犯罪率也有正的影響,其他方面也有很多文獻。這些文獻都是關於對男性的經濟結果的分析,都確定了貝克爾的結論,在這些性別失衡裡面,會對男性不利,對女性比較有利的結果。所以基本上文獻都沒有太大的關注女性這一方的經濟地位。

我們今天看到是對女性不利的,尤其是高收入女性不利的研究,有幾篇文章認為是偏好導致的結果,所有的結果都可以發現關於男性經濟結果的分析,都可以根據偏好。女的比較關注男性的收入,男的也知道女性關注這個現實的社會,如果不富有的話他們就會挺而走險,或者說你要存錢存得更多。這有可能是偏好驅動的。我們今天就是看一下偏好驅動能否解釋剛剛開始說的高收入的女性為什麼會在這樣一個經濟動態當中反而會吃虧

剛才說的偏好驅動的一些解釋,就是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男性不太關注女性的收入,男性可能更加關注女性的外貌和脾氣等等,但是女性非常關注男性的收入。在座的女性不要感覺不舒服,我們是從學術的角度來講的。這種不對稱的偏好在我們這個社會裡面是存在的。

這裡關鍵的介紹就是參照依賴偏好。通俗來說,當女性尋找配偶時,先要看看我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如果是一個博士,我找的男士就是一個博士,如果我是大學本科,我找的男性也要大學本科,如果我年收入20萬,我不能找一個男的年收入少於20萬。這就是參照依賴偏好

這在國際研究裡面有大量的文獻,在過去十年當中,發表在美國經濟評論一系列的文章是關於勞動供給的,他們發現計程車的勞動供給是反常的,他是往下的。也就是說工資越高時,勞動供給越少。所以很多人會很迷惑,為什麼計程車司機勞動供給的結果跟其他的勞動供給結果不一樣。後來他們研究發現,通過參照依賴偏好發現計程車司機過去一個月,每天掙到300塊錢就不幹了,如果掙到這個目標我就不幹,所以他有一個創造的東西。所以你說時收入越高,那麼他更快的達到這個目標,所以他更快的縮短勞動供給。美國勞動領域有很多這樣的文章,這樣的文章就形成了一個參照依賴偏好的研究團體。

回到婚姻市場,這兩個圖所展示的,旁邊這個是女性的圖,這就是有波動的,橫軸是男的收入,這幾個曲線分別代表不同經濟收入的女性。這個拐點意思是,一旦男的收入超過女性的收入時,這個女性在婚姻網站上的點擊率急劇上升,這兩個圖都是反映婚姻網站上不同的性別,對對方性別訪問率。這邊是男性的訪問圖,女性的收入在橫軸上,男性的反應是隨機的,是水準的。也就是說當男性點擊婚姻網站時,他不太關注女性的收入。而女性是有非常明顯拐點的,只有當男性收入超過女性的時候,這個點擊率才會大幅度上升。也就是說女性對收入高於她自己的男性群體感興趣,當然對其他群體也有,但是這個關注度非常低。

傳統上,女性尋找配偶,結婚以後就很可能生小孩,很可能退出這個勞動市場。她的機會成本是現有的收入,所以她現在要找的男性必須覆蓋她的收入。

比較驚奇的發現,在這樣一個RDP(參照依賴偏好)裡,我們發現高收入的女性可能會受到傷害,對她們是更不利的。當男性變得更加多,高收入的男性越來越多,或者高收入的男性變得更加富有,這些高收入的女性反而會受害,為什麼?照理說如果男性變得越來越富有,或者說更富有的男性越來越多的話,高收入的女性應該很高興。這個游泳池裡面的金魚變得多了,金魚的顏色越來越精了。這些高收入的女性應該是更高興,因為她們會收到更多的好處。

但是我們要考慮低收入的女性,比如說辦公室裡面的一批秘書,他們所針對的對象,也是所對應的群體,她吸引高學歷高收入的男性她並沒有競爭。當這些男性變得更加富有,更加優秀的時候,可能這些女性就會蠢蠢欲動,參與競爭。在男性越來越富有的時候,低收入的長得漂亮女性會參與競爭。

如果是低收入長得一般的女性,他們原來在競爭,她們現在反而會退出。高收入的女性是孜孜不倦追求高收入的男性。而低收入的女性她既可進也可退。她發現高收入男性時她也會進入競爭。如果她退回來的時候,低收入的男性就是她的備胎。大批低收入的女性參與競爭就會給高收入的女性造成衝擊,因為她們不但不能享受更多男性的好處,反而受到低收入女性進入婚姻市場的衝擊,而受到傷害,這就是我今天講的主要觀點。

當男人更多或者更富有時,第一個結果有更多的男性你可以喜歡。但同時第二個結果也就是更巧妙的結果,那有更多的女性會喜歡同樣的高富帥。男人是多了,那麼有100個這樣的人變成200個有錢人,選擇多了。但是由於100個變成200個的高富帥出現,有一批本來局限於低收入男性的女性,她們就進入到高收入男性的競爭,所以有更多的女性參加競爭。因為低收入女性群體是比較大的,所以她們會對高收入的女性造成極大的衝擊。

大家可能會問我們,你說的這個事情可能是一個均衡的概念嗎?我怎麼還是覺得挺奇怪的,為什麼男性越多,或者男性更加富有,高收入的女性怎麼會受到傷害,我至少會扯平。這是一個均衡概念嗎?還是你單方面異想天開的東西。

我們實證的結果就是看性別比例和男性收入這兩個變數,這兩個變數如何影響高收入女性婚姻市場的行為。所以我們要看的就是他在婚姻市場上的搜索強度。

給大家的圖像就是說,高收入的女性在這個過程當中,會非常競爭,因為他們不但沒有受益。我們在看最終她的付出有沒有回報。隨著性別比例失衡的加劇,或者男性越來越有錢,我們知道高收入女性她會更努力在婚姻市場上尋找配偶。所以我們現在看一下她們到底有沒有成功?所以我們看一下她結婚的概率,也就是她在搜尋網站上的行為。

這是我們普查的資料,高收入的女性她的回歸情況是什麼樣的?高收入女性婚姻的概率是減少的,隨著男性越來越多,或者性別比例對女性越來越有利的話。高收入女性結婚的概率反而是下降的,她們更加努力,但是她們並沒有成功。這是需要傳遞的資訊,這是我們的結果。這裡有高收入女性性別交叉,還有男性高收入與女性的交叉,不管是性別比例失衡的加劇,還是男性變得越來越錢,高收入女性的結婚率反而是下降的,她們更加努力了,反而她們沒有成功。

我們發現還是女性為主的,女性不願意找比她收入低的男的做配偶,這是主要原因。而不是男性不願意找女性收入比她高,因為這兩種偏好都可能導致這個結果,我們發現主要是女性有這樣強烈的原因,不願意找沒有她能幹的。

我總結一下,我們在這裡也是發現了參照依賴偏好,我們發現男的收入,還有每個男士隨著婚姻市場性格比例,以及男性變化逐步競爭的一個過程。高收入的女性非但沒有收益,反而對她更不好,因為低收入漂亮女性的進入,婚姻市場的結果更不好。她更加努力但是她並沒有成功。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一些事情,也是非常有道理的結果。